夏阿墨Parsifal

填了个词(๑• . •๑)

原曲:听见夏至-填词   by夏阿墨Parsifal

Attention:以叶修的视角写沐秋,时间线大概是在沐秋死后,叶修追忆沐秋


那年夏天

少年们的视线

仿佛宛如

温婉的语言

慢慢拾起

记忆的碎片

仿佛在昨天

那么那么的喜欢

不负韶华

千机伞开又散

耳畔萦绕

未完的诺言

回首往事

依旧那么甜

还是很烂漫

如同你们的笑脸

——————————————

先放一部分,等全曲填完了再找歌姬/歌基


About Me

初见安。

这儿夏阿墨Parsifal

佛系写手

贫民窟少女

爱好美妆/cosplay

坐标深圳

爱写点自己喜欢的东西

最大的愿望是能拥有一群看我文的小可爱

幼稚园文笔

不喜求轻喷

cp的话……

全职主伞修,副加喻黄/韩张/周江/方王等

第五只认杰佣/嘻嘻)

魔道的话自然是忘羡&薛晓

cp可拆但不逆谢谢

毕竟萝卜白菜各有所爱

偶尔开车/小声逼逼)

可转载但要注明出处

虽然我也知道不会有人转载的……

能想到的就这么多

其他平台还有微博@夏阿墨Parsifal

哦对了再安利一个剧组 @南山疯人院剧组

苏沐秋家的小可爱们快来鸭!

就酱

祝各位太太早安/午安/晚安

啾咪!


看文配标题,日常脑洞枯竭……

【伞修】

Attention:有私设,算是还原了伞哥车祸,黑化叶修系列/怕是要被打)以伞哥的视角为第一人称,算是把刀吧……幼儿园文笔不喜轻喷




一片漆黑

他哄我入睡

用纤细莹白的手指轻轻划过我的额头

在我耳边说着暧昧的情话

呢喃细语

与我同处一铺



熠熠生辉

他与我作伴

用结实有力的臂膀默默地支持着我

在我心中留下爱情的火花

闷不吭声

与我融为一体



一片寂静

他压迫着我

用曾经温暖的手掌狠狠地将我推向深渊

在我身上留下血淋淋的伤痕

面无表情

与我再无瓜葛


我丢失了时间的碎片

遗失了爱情的记忆

变得空虚

仿佛只剩下一具躯壳

恍若置身于牢笼

但你的模样依旧挥之不去

一觉醒来,都会忘记吧

只恐怕

再也醒不来了呢……


【剧组定期产粮】【似乎拖更许久】

Wow开心!!!

吹爆我组趴(*σ´∀`)σ


南山疯人院剧组:

【伞修】前戏  文/夏阿夏Parsifal

Attention:有私设,沐秋没死,时间线大概是在第十赛季后。

          文梗出自组里的第16条*٩(๑´∀`๑)ง*

#1

  “关于我们仍然在相爱这件事,我们谁都没有提起。”

  叶修怎么也没想到,关于确定他和沐秋的关系这事,最后竟是托了韩文清的福。

  事后回忆起来,叶修仍忍不住咂了咂嘴,咪起眼睛道,“啧,我就知道是你和老韩他们串通一气来整我,没想到咯,唉都是套路啊套路……”苏沐秋一个斜眼笑,唇边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双眸仿佛一潭沉寂的秋水。“我这叫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他的手从叶修身后慢慢拂上他的双肩,又往下伸了伸,双手一抱,死死扣住了叶修的腰。

  叶修大叫,“啊……沐秋别闹!”苏沐秋朝前探了探,转过身来,正好对上叶修那宛如星子般的双眸。他松开手,做出一个嘘声的手势。

  “嘘,我没闹……”

#2

  那年正逢韩文清过生,大伙难得一聚。

  叶修与韩文清虽说是死敌,倒还是没那么小气。“毕竟是相识一场,他过生,我还是要去的”,叶修说道。一旁的苏沐秋到底还是没忍住,眉眼一弯,噗嗤一下便笑出声来,“你确定不是奔着免费的烟茶酒水去的?”叶修故作矜持,“说什么瞎话,咱这种人能随便喝酒吗,啊?”沐秋满头黑线,“我是指烟,不是酒……”

叶修倒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身上的外套也没拉上拉链,手里还拿着一支没抽完的烟,整个人斜挎在椅子上,用苏沐秋的话来讲就是满身痞子味。

  “你倒是想去,可不见得人家会请你啊”,苏沐秋说道。叶修听罢倒是一惊,“腾”地一下跳起来,拿出手机就开始拨号。

  “喂老韩?嗯嗯是我,那个……你过生能给我加个座不?啧,沐秋啊……没事不用担心他,大不了他坐我腿上,唉行行行,好!就这样定了……”叶修转过身来,没脸没皮地对着苏沐秋嘿嘿一笑,“怎么样,哥本事大吧,顺带连你也一块加上了。”

  苏沐秋低着头,双眸隐于那靛青色的阴影中,额头上青筋暴起,一字一顿地说道:“谁——要——坐——你——腿——上!”

  叶修:“啊嘞嘞?”

#3

  韩文清的生日宴办在了Q市规格最高的酒店,介于大伙都是职业选手的身份,倒是没怎么敢张扬。请柬什么的通通没有,照韩文清的说法,“都是大老爷们,是兄弟就来,还要什么请柬……”最后自然还是张新杰耐着性子挨个地给众人打电话,也算是邀请过了——除了不请自来的那两位。

  那天那通电话自然是直接打到了韩文清那里,叶修他自然是不想请的,不过碍于苏沐秋的面子,好歹也算是答应了。

  七月六号当天下午三点的飞机,这俩人由于隔天晚上熬夜通宵打游戏,硬是一觉睡到下午一点才醒。苏沐秋当机立断,也没怎么收拾行李,拿起几条围巾和两幅墨镜,拽着还在睡觉的叶修就往外跑。一路小跑到马路边,随便打了个的士就往机场赶。顺手还给叶修和自己缠了几条围巾,捂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再带上墨镜,活脱脱就是俩畏罪潜逃的通缉犯,引得的士司机频频回头。

  一路无话。

  ……

  叶修是被的士扬尘而走的尾气给呛醒的。“咳咳咳……”叶修猛烈的咳了起来,强烈渴望空气的欲望指使着他扯掉面前的围巾。“啪!”不轻不重,苏沐秋在他手上拍了一巴掌。“想什么呢你,这里可是公共场合,被人认出来可怎么办。”叶修用力地甩了甩头,之前因失焦而模糊的景象重新在他的视野里清晰起来。

  “唔,沐秋,咱怎么到机场这儿来了?快扶我回去睡会儿,我困得慌……”叶修说着两眼重新一闭,身体失去控制,倒在苏沐秋的怀里。“喂!”苏沐秋气急败坏的叫着,“不是你说要去老韩过生的吗?”叶修仿佛没听到一般,还更往苏沐秋的怀里缩了缩,一副“你们谁也别想叫醒我”的赖皮模样。

  苏沐秋思索片刻,清了清嗓子,喊道,“大家快来看啊,叶修在这里!”仅过了零点零零一秒,某人就闪电般地从苏沐秋怀里弹起,朝着候机室飞奔过去。

  ……

#4

  叶修和苏沐秋到达Q市酒店时已是晚上八点,酒席已过半。包厢里,韩文清、孙翔和刘皓等人正玩着划拳,喻文州、张新杰和肖时钦正聚在一块不知道在嘀咕啥,还有像周泽楷这样一个人悄咪咪喝闷酒的。叶修自然是和韩文清他们一块划拳去了,只留下苏沐秋一人在原地发愣。“啧,还真是,兄弟情深呢……”苏沐秋小声嘀咕道,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仿佛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体内“砰”然炸开,犹如沙海拾贝时那唯一一枚被落下的艳丽贝壳,孤独地望着众生,一个人老去。

  “啧,沐秋你想啥呢?不过来大家一起玩么?”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一转身看见的自然是叶修那俊俏的容颜——虽然搭配上他那戏猫逗狗的性格实在是颇具违和感。他答道,“嗯,不了,我想一个人好好静会儿……”叶修眉头一皱,有些不爽,“不嘛,咱来给老韩庆生不就是来图个热闹嘛,来来来一起玩。”一旁的黄少天听了便来了兴致,组织起大家玩扑克牌。

  “来来来我先说规则昂,咱们有多少个人就洗多少张牌,每人拿一张。拿到红桃A的要给大家唱首歌,拿到黑桃A的要给大家讲一段笑话,至于拿到大王和小王的这两人嘛……要两人吃同一个棉花糖,一起吃哦,直到吃完为止!”别看这规则如此扯淡,应和的人倒是挺多的。苏沐秋无奈之下也被叶修拉着去参加了游戏。在座的可都是职业选手,手速可都是一流的,洗牌发牌什么都是一眨眼的功夫。

  “来来来,大家都看自己的牌啊!”黄少天一边吆喝着一边亮出了自己的牌,“看,梅花八!”旁边的包荣兴听罢也应和道,“看,红桃A!”说罢一脸兴奋地看着众人,“那我就给大家献歌一曲咯——七月份的尾巴,你是狮子座;八月份的前奏,你是狮子座……”

  叶修大叫:“停停停包子!”

  “怎么了老大?”

  “包子你不用唱了,下一个下一个快点的!”

  “……”

#5

  让众人没想到的是,拿到黑桃A的是周泽楷。

  更让众人没想到的是,周泽楷的笑话是这样的:

  “从前,有只叫黄少天的猪……后来,农夫嫌他话太多吵得慌,就把他给宰了……”

  先是一片沉默,只见众人都盯着黄少天那气的发青的脸看。后来不知道是谁笑了一声,于是大家都开始跟着笑。

  “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靠周泽楷你大爷!!!”

  “……”

  周泽楷收到了来自黄少天的死亡凝视。

#6

  重头戏自然还是后面的大小王与棉花糖。

  叶修悄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扑克牌,差一点就要喊出来。不用说,自然是中了“头奖”,牌上的那块小王的图标仿佛在笑话他一样朝着他挤眉弄眼。他四下瞅了瞅,找准了一个没人的时机,假装淡定自若地弯下腰系鞋带,实则是将手中的牌扔到了地上,再用脚狠狠地跺了两脚,将牌死死地踩在脚底。

  “啊嘞嘞?老大你在干嘛呢……诶是在藏牌么?”正当叶修在心里为自己的聪明机智拍手叫好时,包荣兴的声音将他一下拉回了现实。

  “我靠,包子你小声点别乱说啊!”叶修急得大叫,猛地一下捂住了了包子的嘴。

  这么一闹腾反而引起了众人的注意。黄少天渐渐逼近,澄澈的双眸四下打量着,忽然眼前一亮——“呀找到了!我就说老叶你偷藏牌来着。”说罢又低头看了看牌。“啧啧啧,这牌……”众人顿时来了兴致,可奈何黄少天捂得严严的,硬是要吊众人胃口。“黄少这样做可就不厚道了啊!”有人叫唤道。黄少天朝叶修努了努嘴,“不嘛不嘛,你们叫他自己说。”

  叶修满头黑线。

  “行了行了我招了,我就是小王还不行嘛……”叶修拗不过众人,只好乖乖认栽。“就算是老韩我也认了……”罢了,又补了一句,惹得韩文清嘴角频频抽搐。众人又开始揶揄韩文清这么“大”岁数了也不给自己找个老婆,怕是以后再也找不到了之类的。热闹过后众人又继续开始游戏,黄少天又带头嚷嚷起来,挨个地“查水表”。

  此时一个冷清的声音顷刻间响起:“别找了,我是大王……”

  众人一齐回头。

  韩文清目瞪口呆……

  张新杰目瞪口呆……

  黄少天目瞪口呆……

  喻文州目瞪口呆……

  周泽楷目瞪口呆……

  孙翔目瞪口呆……

  肖时钦目瞪口呆……

  苏沐橙目瞪口呆……

  楚云秀目瞪口呆……

  ……

  叶修呆若木鸡地杵在原地,涨红了脸,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包子第一个喊出来声,“秋老大怎么是你……”苏沐秋回敬,“为什么不能是我?”说罢抿嘴笑笑。

  叶修再次满头黑线。

#7

  棉花糖是黄少天事先准备好的,很快便端了上来。

  ”棉花糖装饰的倒是挺别致,里里外外分三层,从边上往中心一压便压成了爱心状,还特意撒上了奥利奥碎,再加以覆盆子果酱点缀,要不是因为这尴尬的气氛叶修都得垂涎三尺。“看的出来准备的很用心啊……”这自然又免不了苏沐秋的揶揄,黄少天嘿嘿一笑,“快点快点的,沐秋你啥时候和叶修那混蛋一样磨叽了。”

  叶修咬了咬牙,狠下心,闭了眼张口就吃。“就当对面是韩文清吧……”叶修在心里嘀咕。对面的苏沐秋倒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慢条斯理地吃着。两个人越靠越近,以至于苏沐秋都能听见叶修“扑通扑通”的心跳声。渐渐的,棉花糖快被吃空了,叶修的脸倒是越来越红。

  正当叶修以为已经吃完了,终于可以结束这屈辱时刻时,措不及防地被苏沐秋在嘴唇上吻了一下。

  吓的叶修猛然弹起,赶忙用衣袖使劲的擦嘴,生怕留下什么印记。

  众人呆滞,就连黄少天也没想到这回玩的这么大,一时间哑口无言。“啧……信息量有点太大了吧……”,他嘟囔了一句,紧跟着就开始打圆场。众人一看赶紧上来热闹气氛,又是喝酒又是划拳,硬是把叶修给灌醉了。

  “你们……”,苏沐秋突然插了一句,“叶修他不怎么会喝酒的,待会别喝醉了回不去了。”

  叶修迷迷糊糊中好像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生硬地甩了甩脑袋。“我……我没醉……”说罢就趴在桌子上吐了。

#8

  最后叶修喝的烂醉,只得趴在苏沐秋的肩膀上,由苏沐秋扛着他走。

  “真是,都多大个人了,自己喝醉了都不知道……”苏沐秋抱怨着,带着叶修往酒店大堂走,看看还有没有空房,能临时在这儿住一晚。幸运的是,空房有是有,只可惜是间单人房。苏沐秋也没有办法,只得和叶修先将就一晚。

  酒店的配置很高级,虽是单人房也其实也足够大,丝滑的法兰绒床垫也柔软无比,昏暗的灯光再加上典雅的摆设,为来此寻求刺激的男女营造了良好的气氛。苏沐秋洗漱了完毕回到床上时,叶修早已在躺在床上睡熟,安静的如同乖巧懂事的猫咪,纤长的眼睫毛微微颤抖,抿着小嘴,均匀而平稳的呼吸着。苏沐秋看的有些呆了,痴痴地望着他,身体不安分地躁动起来。一翻身,便将叶修压在了身下。

  顷刻间,他在叶修冰冷的唇上留下了一个温暖的吻。

   “唔……”叶修眨了眨眼,醒了过来。

  苏沐秋笑道,“就知道你是在装睡。”叶修咋舌,顿时语塞。

  “喂!那你当时为什么当众亲我……”

  “因为我想让他们都知道,你只属于我一人……”

  ……

  良人属我,我属良人——迦南。



十月的党费

【伞修】前戏  文/夏阿夏Parsifal

Attention:有私设,沐秋没死,时间线大概是在第十赛季后。

          文梗出自组里的第16条*٩(๑´∀`๑)ง*

#1

  “关于我们仍然在相爱这件事,我们谁都没有提起。”

  叶修怎么也没想到,关于确定他和沐秋的关系这事,最后竟是托了韩文清的福。

  事后回忆起来,叶修仍忍不住咂了咂嘴,咪起眼睛道,“啧,我就知道是你和老韩他们串通一气来整我,没想到咯,唉都是套路啊套路……”苏沐秋一个斜眼笑,唇边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双眸仿佛一潭沉寂的秋水。“我这叫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他的手从叶修身后慢慢拂上他的双肩,又往下伸了伸,双手一抱,死死扣住了叶修的腰。

  叶修大叫,“啊……沐秋别闹!”苏沐秋朝前探了探,转过身来,正好对上叶修那宛如星子般的双眸。他松开手,做出一个嘘声的手势。

  “嘘,我没闹……”

#2

  那年正逢韩文清过生,大伙难得一聚。

  叶修与韩文清虽说是死敌,倒还是没那么小气。“毕竟是相识一场,他过生,我还是要去的”,叶修说道。一旁的苏沐秋到底还是没忍住,眉眼一弯,噗嗤一下便笑出声来,“你确定不是奔着免费的烟茶酒水去的?”叶修故作矜持,“说什么瞎话,咱这种人能随便喝酒吗,啊?”沐秋满头黑线,“我是指烟,不是酒……”

叶修倒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身上的外套也没拉上拉链,手里还拿着一支没抽完的烟,整个人斜挎在椅子上,用苏沐秋的话来讲就是满身痞子味。

  “你倒是想去,可不见得人家会请你啊”,苏沐秋说道。叶修听罢倒是一惊,“腾”地一下跳起来,拿出手机就开始拨号。

  “喂老韩?嗯嗯是我,那个……你过生能给我加个座不?啧,沐秋啊……没事不用担心他,大不了他坐我腿上,唉行行行,好!就这样定了……”叶修转过身来,没脸没皮地对着苏沐秋嘿嘿一笑,“怎么样,哥本事大吧,顺带连你也一块加上了。”

  苏沐秋低着头,双眸隐于那靛青色的阴影中,额头上青筋暴起,一字一顿地说道:“谁——要——坐——你——腿——上!”

  叶修:“啊嘞嘞?”

#3

  韩文清的生日宴办在了Q市规格最高的酒店,介于大伙都是职业选手的身份,倒是没怎么敢张扬。请柬什么的通通没有,照韩文清的说法,“都是大老爷们,是兄弟就来,还要什么请柬……”最后自然还是张新杰耐着性子挨个地给众人打电话,也算是邀请过了——除了不请自来的那两位。

  那天那通电话自然是直接打到了韩文清那里,叶修他自然是不想请的,不过碍于苏沐秋的面子,好歹也算是答应了。

  七月六号当天下午三点的飞机,这俩人由于隔天晚上熬夜通宵打游戏,硬是一觉睡到下午一点才醒。苏沐秋当机立断,也没怎么收拾行李,拿起几条围巾和两幅墨镜,拽着还在睡觉的叶修就往外跑。一路小跑到马路边,随便打了个的士就往机场赶。顺手还给叶修和自己缠了几条围巾,捂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再带上墨镜,活脱脱就是俩畏罪潜逃的通缉犯,引得的士司机频频回头。

  一路无话。

  ……

  叶修是被的士扬尘而走的尾气给呛醒的。“咳咳咳……”叶修猛烈的咳了起来,强烈渴望空气的欲望指使着他扯掉面前的围巾。“啪!”不轻不重,苏沐秋在他手上拍了一巴掌。“想什么呢你,这里可是公共场合,被人认出来可怎么办。”叶修用力地甩了甩头,之前因失焦而模糊的景象重新在他的视野里清晰起来。

  “唔,沐秋,咱怎么到机场这儿来了?快扶我回去睡会儿,我困得慌……”叶修说着两眼重新一闭,身体失去控制,倒在苏沐秋的怀里。“喂!”苏沐秋气急败坏的叫着,“不是你说要去老韩过生的吗?”叶修仿佛没听到一般,还更往苏沐秋的怀里缩了缩,一副“你们谁也别想叫醒我”的赖皮模样。

  苏沐秋思索片刻,清了清嗓子,喊道,“大家快来看啊,叶修在这里!”仅过了零点零零一秒,某人就闪电般地从苏沐秋怀里弹起,朝着候机室飞奔过去。

  ……

#4

  叶修和苏沐秋到达Q市酒店时已是晚上八点,酒席已过半。包厢里,韩文清、孙翔和刘皓等人正玩着划拳,喻文州、张新杰和肖时钦正聚在一块不知道在嘀咕啥,还有像周泽楷这样一个人悄咪咪喝闷酒的。叶修自然是和韩文清他们一块划拳去了,只留下苏沐秋一人在原地发愣。“啧,还真是,兄弟情深呢……”苏沐秋小声嘀咕道,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仿佛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体内“砰”然炸开,犹如沙海拾贝时那唯一一枚被落下的艳丽贝壳,孤独地望着众生,一个人老去。

  “啧,沐秋你想啥呢?不过来大家一起玩么?”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一转身看见的自然是叶修那俊俏的容颜——虽然搭配上他那戏猫逗狗的性格实在是颇具违和感。他答道,“嗯,不了,我想一个人好好静会儿……”叶修眉头一皱,有些不爽,“不嘛,咱来给老韩庆生不就是来图个热闹嘛,来来来一起玩。”一旁的黄少天听了便来了兴致,组织起大家玩扑克牌。

  “来来来我先说规则昂,咱们有多少个人就洗多少张牌,每人拿一张。拿到红桃A的要给大家唱首歌,拿到黑桃A的要给大家讲一段笑话,至于拿到大王和小王的这两人嘛……要两人吃同一个棉花糖,一起吃哦,直到吃完为止!”别看这规则如此扯淡,应和的人倒是挺多的。苏沐秋无奈之下也被叶修拉着去参加了游戏。在座的可都是职业选手,手速可都是一流的,洗牌发牌什么都是一眨眼的功夫。

  “来来来,大家都看自己的牌啊!”黄少天一边吆喝着一边亮出了自己的牌,“看,梅花八!”旁边的包荣兴听罢也应和道,“看,红桃A!”说罢一脸兴奋地看着众人,“那我就给大家献歌一曲咯——七月份的尾巴,你是狮子座;八月份的前奏,你是狮子座……”

  叶修大叫:“停停停包子!”

  “怎么了老大?”

  “包子你不用唱了,下一个下一个快点的!”

  “……”

#5

  让众人没想到的是,拿到黑桃A的是周泽楷。

  更让众人没想到的是,周泽楷的笑话是这样的:

  “从前,有只叫黄少天的猪……后来,农夫嫌他话太多吵得慌,就把他给宰了……”

  先是一片沉默,只见众人都盯着黄少天那气的发青的脸看。后来不知道是谁笑了一声,于是大家都开始跟着笑。

  “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靠周泽楷你大爷!!!”

  “……”

  周泽楷收到了来自黄少天的死亡凝视。

#6

  重头戏自然还是后面的大小王与棉花糖。

  叶修悄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扑克牌,差一点就要喊出来。不用说,自然是中了“头奖”,牌上的那块小王的图标仿佛在笑话他一样朝着他挤眉弄眼。他四下瞅了瞅,找准了一个没人的时机,假装淡定自若地弯下腰系鞋带,实则是将手中的牌扔到了地上,再用脚狠狠地跺了两脚,将牌死死地踩在脚底。

  “啊嘞嘞?老大你在干嘛呢……诶是在藏牌么?”正当叶修在心里为自己的聪明机智拍手叫好时,包荣兴的声音将他一下拉回了现实。

  “我靠,包子你小声点别乱说啊!”叶修急得大叫,猛地一下捂住了了包子的嘴。

  这么一闹腾反而引起了众人的注意。黄少天渐渐逼近,澄澈的双眸四下打量着,忽然眼前一亮——“呀找到了!我就说老叶你偷藏牌来着。”说罢又低头看了看牌。“啧啧啧,这牌……”众人顿时来了兴致,可奈何黄少天捂得严严的,硬是要吊众人胃口。“黄少这样做可就不厚道了啊!”有人叫唤道。黄少天朝叶修努了努嘴,“不嘛不嘛,你们叫他自己说。”

  叶修满头黑线。

  “行了行了我招了,我就是小王还不行嘛……”叶修拗不过众人,只好乖乖认栽。“就算是老韩我也认了……”罢了,又补了一句,惹得韩文清嘴角频频抽搐。众人又开始揶揄韩文清这么“大”岁数了也不给自己找个老婆,怕是以后再也找不到了之类的。热闹过后众人又继续开始游戏,黄少天又带头嚷嚷起来,挨个地“查水表”。

  此时一个冷清的声音顷刻间响起:“别找了,我是大王……”

  众人一齐回头。

  韩文清目瞪口呆……

  张新杰目瞪口呆……

  黄少天目瞪口呆……

  喻文州目瞪口呆……

  周泽楷目瞪口呆……

  孙翔目瞪口呆……

  肖时钦目瞪口呆……

  苏沐橙目瞪口呆……

  楚云秀目瞪口呆……

  ……

  叶修呆若木鸡地杵在原地,涨红了脸,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包子第一个喊出来声,“秋老大怎么是你……”苏沐秋回敬,“为什么不能是我?”说罢抿嘴笑笑。

  叶修再次满头黑线。

#7

  棉花糖是黄少天事先准备好的,很快便端了上来。

  ”棉花糖装饰的倒是挺别致,里里外外分三层,从边上往中心一压便压成了爱心状,还特意撒上了奥利奥碎,再加以覆盆子果酱点缀,要不是因为这尴尬的气氛叶修都得垂涎三尺。“看的出来准备的很用心啊……”这自然又免不了苏沐秋的揶揄,黄少天嘿嘿一笑,“快点快点的,沐秋你啥时候和叶修那混蛋一样磨叽了。”

  叶修咬了咬牙,狠下心,闭了眼张口就吃。“就当对面是韩文清吧……”叶修在心里嘀咕。对面的苏沐秋倒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慢条斯理地吃着。两个人越靠越近,以至于苏沐秋都能听见叶修“扑通扑通”的心跳声。渐渐的,棉花糖快被吃空了,叶修的脸倒是越来越红。

  正当叶修以为已经吃完了,终于可以结束这屈辱时刻时,措不及防地被苏沐秋在嘴唇上吻了一下。

  吓的叶修猛然弹起,赶忙用衣袖使劲的擦嘴,生怕留下什么印记。

  众人呆滞,就连黄少天也没想到这回玩的这么大,一时间哑口无言。“啧……信息量有点太大了吧……”,他嘟囔了一句,紧跟着就开始打圆场。众人一看赶紧上来热闹气氛,又是喝酒又是划拳,硬是把叶修给灌醉了。

  “你们……”,苏沐秋突然插了一句,“叶修他不怎么会喝酒的,待会别喝醉了回不去了。”

  叶修迷迷糊糊中好像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生硬地甩了甩脑袋。“我……我没醉……”说罢就趴在桌子上吐了。

#8

  最后叶修喝的烂醉,只得趴在苏沐秋的肩膀上,由苏沐秋扛着他走。

  “真是,都多大个人了,自己喝醉了都不知道……”苏沐秋抱怨着,带着叶修往酒店大堂走,看看还有没有空房,能临时在这儿住一晚。幸运的是,空房有是有,只可惜是间单人房。苏沐秋也没有办法,只得和叶修先将就一晚。

  酒店的配置很高级,虽是单人房也其实也足够大,丝滑的法兰绒床垫也柔软无比,昏暗的灯光再加上典雅的摆设,为来此寻求刺激的男女营造了良好的气氛。苏沐秋洗漱了完毕回到床上时,叶修早已在躺在床上睡熟,安静的如同乖巧懂事的猫咪,纤长的眼睫毛微微颤抖,抿着小嘴,均匀而平稳的呼吸着。苏沐秋看的有些呆了,痴痴地望着他,身体不安分地躁动起来。一翻身,便将叶修压在了身下。

  顷刻间,他在叶修冰冷的唇上留下了一个温暖的吻。

   “唔……”叶修眨了眨眼,醒了过来。

  苏沐秋笑道,“就知道你是在装睡。”叶修咋舌,顿时语塞。

  “喂!那你当时为什么当众亲我……”

  “因为我想让他们都知道,你只属于我一人……”

  ……

  良人属我,我属良人——迦南。